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雕塑百科 >> 丢失的宝藏:二战纳粹藏宝下落之谜

丢失的宝藏:二战纳粹藏宝下落之谜

    共有人访问

发表时间:2013年09月04日

丢失的宝藏:二战纳粹藏宝下落之谜

2013年09月04日 09:53 文史博览 我有话说

  作者:南晨

  在战争开始之前, 纳粹德国的领导人就喜好通过国家权力抢劫艺术品。希特勒梦想成为艺术家,而纳粹党的二号人物戈林更是自称“文艺复兴”人,他嗜好收藏,兴趣广泛,包括绘画、珠宝、手工艺品、家具甚至稀有动物。早在战争爆发之前,戈林的收藏室就“达到8 个房间”。到1938 年初,戈林的收藏量已经远远超过“领袖”希特勒。

  在维也纳,希姆莱的党卫军和新奥地利纳粹除了对犹太人商店和个人财宝进行明目张胆地劫掠外,犹太巨商大贾的大量精美收藏是他们最先掠劫的目标。此后一年里,纳粹党卫军们又盯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灭亡后藏在维也纳的32 箱珠宝:查理大帝镶有珠宝的祈祷书、几根权杖、地球仪、宝剑和其他加冕礼仪用品。个人财产也不断地被纳粹党卫军以“保护”的名义没收。像毕加索、高更、夏加尔和康定斯基这样的现代艺术家和犹太艺术家的作品被打上了“堕落艺术品”的标签,在外国市场上

  出售,以充实德意志第三帝国(纳粹德国)的国库。这些都被源源不断地运往由希特勒设计并直接控制的林茨博物馆。

  为疯狂地掠夺世界,希特勒精心组织了一支特别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专门有计划地对各国的珍贵文物、金银财宝,进行大规模的抢劫。同时,纳粹德国每占领一个国家,其财政人员马上便夺取

  这个国家的黄金和外国证券、外汇等,并向这些国家征收数目惊人的“占领费”。到战争结束时,单单“占领费”的收入就有600 亿马克。纳粹还用种种理由迫使占领国支付“罚金”、“贡金”。据美国有关机构统计,仅此一项金额就达1040亿马克。

  德国“闪击战”征服波兰后,戈林就下令掠夺波兰文物。半年后,“这个国家的所有文物,已全部被接收”。据德国官方的一份秘密报告,到1944 年7 月止,从西欧运到德国的文物共装了137 辆铁路货车,共计4174 箱,20973 件,单单绘画就有10890 幅,其中绝大多数为名家杰作。而戈林一个人所收藏的文物,据他自己估计就价值5000 万马克。其中有5000 幅世界名画,16 万件珠宝镶嵌的宝物,2400 多件古代名贵家具。这些物品中1500 件属于稀世珍宝,简直就是一个博物馆。上述的财宝都是有案可查的,而那些不在册的更是不计其数。

  在入侵法兰西、荷兰和其他西欧国家之后,纳粹列出了300 页的“被保护”物品目录,“自从1500 年以来从德国转移到外国人手中,或者没有得到我们的同意,或者交易可疑的艺术品”。

  德军占领法国后,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公开抢掠,但是希特勒还是指示德军突击队“有权将在他看来有价值的文化物品运过来加以保护”。在搬运和监管法国卢浮宫艺术作品的过程中,不少纳粹分子以各种名目扣留了郁特里罗、马奈、德加、巴拉克、毕加索等名家的作品。

  1940 年11 月,戈林到德军占领下的巴黎参观,兴致勃勃地在收缴上来的艺术品中欣赏了一整天,并为自己挑选了27 幅荷兰画家和法国画家的绘画作品。接着,戈林把德军突击队“抢救”下来的艺术品分成几类:第一是领袖选择的,第二是“那些能用来完善帝国元帅收藏的物品”,第三是纳粹思想家反犹太思想库“有用”的作品,第四是留给德国博物馆的艺术品。其余的可留给法国的博物馆和到市场上去出售。这样的行动同样也在比利时执行。更有甚者,巴黎许多掮客为德军突击队和其他纳粹机构带路,去没收隐藏在民间的收藏艺术品。

  1941 年2 月,32 幅绘画由巴黎运到柏林,其中包括希特勒钟爱的弗美尔的《天文学家》及布歇那幅著名的《庞帕多夫人肖像》。接着,戈林又选了32 幅画作和6 个古衣柜和2 张18 世纪的桌子,都由纳粹空军掌握的戈林专列运抵柏林。1942 年,虽然德军战事吃紧,但戈林仍然5 次亲自到法国的约德帕梅博物馆挑选自己喜爱的作品,不过,比1941 年的12 次还是少多了。

  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军抱怨条件艰苦,希特勒因此认为从西部东运家具是个好主意。于是,代号“家具行动”的抢劫在巴黎展开,这一次连肥皂盒和大衣柜都要搜罗。一份没收物品清单揭示了当时被侵略的民众是如何遭受劫掠的:“五件女式睡袍,两件儿童外套,一只大浅盘子,两只酒杯,一件男人外衣……”

  一直到1944 年8 月,盟军的部队已经聚集到距巴黎200 公里的勒芒城外时,德军才不得不停止这一行动。至此,德军突击队共搜查了71619 所房屋,用了29436 节车皮运走1079373立方米的物品。

  在东线,希特勒试图把波兰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降低到第三帝国的奴隶的地位。除了没收艺术品,在这些国家,纳粹还试图通过拆毁纪念碑、宫殿、教堂和博物馆的方式,清除文化记忆。与此同时,纳粹还组织了考古队员对东部占领区的村庄、城堡、房屋进行逐个梳理,搜寻每一个有价值的物品,并加以没收。

  纳粹占领期间,华沙被一个街区接着一个街区有系统地破坏,图书馆被烧毁,皇宫被炸掉。2007 年,波兰曾为其艺术损失要求德国赔偿200亿美元。

  在苏联,苏军前线的战事和后方的艺术品抢运工作同样激烈进行着,但是因为博物馆的珍宝很多,还是有成千上万件珍品落入纳粹德军之手,其中就有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琥珀厅(用6 吨琥珀打造的约200 平方米的方形房子)。仅列宁格勒的巴甫洛夫斯克宫就有8000 件艺术品遗留在那里。

  德军突击队把上到宫殿下到地板,能撬走的物品洗劫一空。“他们打开先前俄国人包好但未能运走的箱子,抢劫里面的物品。他们打碎或用手枪击碎玻璃镜子,撕扯墙上的锦缎和丝绸。”德军特别注意毁坏苏联各地伟大人物的故居和博物馆。普希金故居遭到洗劫,列夫· 托尔斯泰的庄园也一样,德军挖开他的坟墓,烧了他的手稿,并把死亡将士的尸体埋在托尔斯泰墓地的四周。契诃夫、柴可夫斯基的纪念馆也没有被放过。

  德国人在战争期间洗劫了苏联约400 个博物馆、2000 个教堂和4.3 万个图书馆。虽然德国陆军元帅瓦尔特· 冯· 赖歇瑙在入侵苏联之前说:在东方没有任何重要的艺术品。即使如此,俄罗斯人估计,德国占领苏联西部的短暂时期,掠走了约200 万件艺术品。

  其实,在纳粹德国还未彻底崩溃之前,纳粹党上层官员就制订了周密的战败后的复兴计划,把在战争中掠夺的财宝隐藏起来。与此同时,盟国也在尽力寻回这些财宝。

  1945 年3 月,乔治· 巴顿将军(1885-1945,美国陆军四星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美国军事统帅)的第三集团军渡过了莱茵河,于4月4 日占领了德国图林根地区的默克斯村。当天下午,盟军的一个特遣队盘问了附近地区的一些难民。他们得知某座钾盐矿附近,有过不寻常的“活动”。盟军司令部在得到消息后,下令对该地区施行宵禁。

  4 月4 日傍晚,一辆美军巡逻吉普车在默克斯村看到两名妇女违反宵禁令在街头行走,于是停下来对其进行盘问。她们自称是法国难民,次日清晨,在送这两名妇女回家的路上,当路过凯瑟罗达矿井的井口时,美军士兵问这是一座什么矿。令他们惊讶的是,其中一名妇女指着那里说:“那就是藏金子的矿井。”

  当地美军指挥官拉塞尔中校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前往默克斯。经过询问,他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此外,拉塞尔还得知,德国国家博物馆馆长保罗· 赖夫博士正在那里看护一些藏在矿井中

  的名画。拉塞尔接着盘问了矿上的大小官员,以及德国国家银行外汇部首席出纳员维尔纳· 维克。维克交代说,从1942 年8 月起,德国国家银行就把其黄金储备以及党卫军存在该银行账户上掠夺来的财物(包括黄金、外汇和艺术品)藏到默克斯的矿井中。藏匿活动一直持续到1945 年1月,一共运来76 批次财物。此外在1945 年3 月,德国东部地区的14 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也将其藏品运到了那里。德国人曾想将默克斯宝藏转移到别处,但还没来得及筹集车辆,美军先头部队就已经到达了该地。

  7 日清晨,这个矿井的所有入口均被派兵守卫。上午,拉塞尔等人从主坑道进入矿井。在离地面2200 英尺的主隧道内,他们发现了堆放在墙边的550 个大麻袋,里面全是德国马克。再往里走是一堵三英尺厚的砖墙,中心是一扇厚重的钢制保险门,后面可能藏有一座地窖。次日,拉塞尔等再次来到地窖前,现代化的钢门很快就被炸药炸开了。

  美国人发现宝库里面的景象难以用语言形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照明的、宽23 米、长45 米的密室。里面有超过7000 个做了标记的袋子,高度齐膝,足足码了20 排。房间另一边是成捆的现钞,每捆的标签上都印有“梅尔默”的字样。这些箱子明显属于纳粹党卫军的化名账户。这是纳粹德国在欧洲所掠夺财富范围和复杂内容的首条线索。

  他们打开袋子,将这些财物列入清单:8198块金锭,55 箱金砖(每箱两条,每条重10 公斤),数百袋黄金器皿和制品,超过1300 袋的金马克、金法郎和金英镑,711 袋20 美元的金币,来自15 个其他国家的数百袋金银币,数百袋外汇钞票,9 袋珍稀的古代金币,2380 袋和1300 箱的德国马克现金,面值达27.6 亿,20 块各重200公斤的银锭,40 袋银条,63 箱另55 袋银盘子,1 袋白金(内有6 块白金锭),还有从不同国家掠夺的110 袋钻石和珠宝。在其他的隧道里还发现了大量来自欧洲各国博物馆及私人收藏的珍贵艺术品:油画、版画、铅笔画、雕刻、古董钟表、集邮册。更为残忍的是,在金制品中,还包括数袋从集中营的囚犯口中拔掉的金牙。

  巴顿将军得知后,立即请求将这笔财富交由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接管。4 月15 日,在战斗机的护卫下,这些财宝由数百辆卡车运往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银行。8 月中旬,盟国对其进行了称量和估价。其中黄金价值2.6 亿多美元、白银价值27 万美元。另外还有一袋白金和8 袋稀有金币没有进行估价。

  1946 年年初,默克斯宝藏中的货币黄金(金砖、金条和金币)被移交给盟国战争赔款委员会,最后交给美英法三国黄金归还委员会。他们负责将这些黄金尽快交还给受害国的中央银行。

  纳粹德国掠夺的财宝去了哪里

  此后,在欧洲找到的其他纳粹宝藏都无法与默克斯宝藏匹敌,另一笔规模近似的宝藏是在克罗地亚掠夺的黄金,但这批黄金最终并没有被找到。有迹象表明,它们极有可能被梵蒂冈或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运出了欧洲。这份宝藏究竟有多少留在梵蒂冈,仍然是个不解之谜。

  对纳粹高官财富的争夺也相当激烈。戈林数量庞大的艺术品收藏被藏匿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在苏联军队逼近柏林郊外戈林豪华的游猎行宫“卡琳大厦”时,许多不能转移的艺术品被就地焚毁,剩下的用火车运到了戈林在费尔登施坦因的城堡。当盟军逼近那里时,戈林又征用了4 列火车,将这些财宝运往德国东南边境小城贝希特斯加登。这里是纳粹德国高官显贵们的第二个政治活动中心,位于德军在巴伐利亚和阿尔卑斯山区修建的“人民堡垒”的核心地带。戈林、希姆莱、鲍曼等人的宅邸如众星捧月一般散布在希特勒的高山别墅“鹰巢”周围,镇上还有为纳粹党和党卫军的中级官员们修建的豪华旅馆和宿舍。

  在战争末期, 大约有14000 辆卡车到达这里,一部分装着纳粹准备用来在阿尔卑斯山地区进行最后挣扎的装备和补给,另一些则载着纳粹高官们的黄金、外币、艺术品和美酒。盟军逼近贝希特斯加登时,戈林又从其财宝中精选了5 卡车珍品送往附近的温特施泰因,剩下没来得及转移的东西仍旧留在了火车车厢里。

  美军第101 空降师的官兵们开入贝希特斯加登镇后,立即为戈林的庞大艺术品收藏所震惊。他们在他的一座豪宅里发现了一处如同阿拉丁宝库般的地窖,里面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珍宝,其中包括伦勃朗、雷诺阿等人的名作,还有大量的珍稀邮票、小雕像、钟表、勋章和古金币、镶珍珠和珐琅的手枪、钻石袖扣和别针、金银烛台和盘子、古董盔甲和兵器。这些士兵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偷偷疯抢,许多体积较小的珍宝迅速消失在他们的口袋中。一位士兵拿到了戈林在卡琳大厦的客人签名本,上面有着众多尊贵客人的签名。戈林的一把元帅节杖被美国第7 集团军司令帕奇拿走,至今仍陈列在西点军校的博物馆中。另一把节杖和一些纪念品被一美军中尉拿走后寄到了芝加哥他母亲家。另一些戈林的私人物品(主要是容易藏在军服里带出去的东西,如手表、手枪、匕首和短剑等)也被士兵们抢走。

  目前,对于在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抢占财富的数目仍存在很大分歧。大部分财富的价值直至今天依然难以准确估算,它的去向涉及面极广,大致上可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存于梵蒂冈、瑞士、南美的银行,甚至英格兰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局;第二部分在战争期间被藏匿,用于纳粹的战后复兴;第三部分被逃脱制裁的纳粹高级将领据为己有;第四部分则被战胜国占有。

  二战期间,一些国家在中立国的保护伞下与纳粹进行贸易往来,成为纳粹掠夺财富的受益者。其另一个证据来自瑞士各银行向瑞士财政部申报的总账。它从1941 年的3.32 亿美元猛增至1945年的8.46 亿美元。其中至少有5 亿美元来自纳粹德国。这个数字与克林顿时期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相吻合。该报告指出,二战期间瑞士曾经接收了价值4.4 亿美元的纳粹黄金,其中3.16 亿是纳粹从别国掠夺的。另外还有价值100 万美元的黄金从德国国家银行转到了两家商业银行——德累斯顿银行和德意志银行。这批黄金随后被卖到土耳其以换取外汇。另有超过3 亿美元的黄金通过瑞士的中转,分别流入了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和土耳其。

  考虑到南美是战后纳粹残余分子的主要避难所,这些国家尤其是阿根廷黄金储量的变化也很说明问题。阿根廷的黄金储量从1940 年的313.83吨增长到1945 年的1064 吨,增加了6.35 亿美元。同样,巴西的黄金储量从1940 年的45 吨增长到1945 年的314 吨,价值为2.66 亿美元。

  从以上数字中可以得知部分纳粹黄金的最终下落。然而战争结束前已被运出德国,用于纳粹复兴计划的那部分黄金,则至今下落不明,其价值也不为人知。

  至于部分艺术品,二战结束后,尽管华盛顿美国国家博物馆和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都想没收德国的收藏,但美国军事指挥官坚持,理应属于德国博物馆的艺术品就要留在他们的博物馆。已经装船运往美国“安全保管”的艺术品又被归还给德国。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私人物品,因为主人已经死于战争而无法归还。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在打这些所谓的“大屠杀艺术品”的主意,单单美国博物馆就有1.6 万件作品是希特勒掠夺来的。

  苏联军队自1944 年进入德国的领土,决定对德国人进行报复。随着苏联红军重新占领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苏军指挥官就专注于收集苏联被掠夺的物品,但是发现德国人掠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来自凯瑟琳宫和巴甫洛夫斯克宫的无价之宝被重新找到之后,苏联人的报复心越来越重。

  进入波兰和德国之后,苏军派出了战利品分遣队,在普通士兵开始抢劫之前,提前去抢劫所有能带走的艺术品。在柏林交给盟军之前,苏联人先洗劫了博物馆和艺术品仓库。大约250 万件珍宝被装上了运往苏联的专列,其中包括雷诺阿、莫奈和戈雅的画作,还有著名的普里阿摩斯的特洛伊宝藏。

  苏联后来归还了1 万件艺术品给东德, 但在1995 年,莫斯科的普希金博物馆和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解密了上百幅抢自德国的画作,它们已经被秘密保存了半个世纪之久。这其中包括很多被认为已经被毁坏的艺术品,以及很多不为人所知的作品。德国政府援引1990 年的双边条约,要求归还这些珍宝,该条约规定双方承诺归还战争中掠夺的艺术品。对此俄罗斯人断然拒绝。

  俄罗斯人认为,这些艺术品是二战时期德国对苏联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破坏的特殊补偿。不久之后,俄罗斯议会以291 票对1 票通过了延期归还劫掠来的艺术品的法律,该法律规定这些财富属于俄罗斯联邦。虽然叶利钦总统和普京总统都承诺要归还有争议的艺术品,但是从未落到实处。在俄罗斯大约还有100 万件从德国劫掠来的艺术品。